肝癌病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浮云望眼山东激荡40年33 [复制链接]

1#
宋老随笔编注:现在,是需要反思改革开放以来山东走过的道路了。继往开来,腾笼换鸟,新旧转换,走在前头,......无数对山东的各种期待,似乎近期都难以打消路人对山东的悲观观望。前段时间,出差途中读到

敲敲门的上中下三篇《山东激荡40年》,至少是一个很有自己见地的梳理。经授权,一并转发,作为

宋老随笔『亲历的四十年』之山东篇。

?年,盘踞全国GDP排行榜第二名5年之久的山东被江苏一举反超。

这次排名上的变化,当时并未在山东引起大的波澜,稳如泰山的山东人在老三位置上待了近10年后,才惊慌失措地发现追兵越来越近,标兵越来越远。

虽然,今天以GDP作为主要指标来衡量地区发展程度受到越来越多的诟病,但排名变化背后是经济实力此消彼长的现实。

这10年间,广东、江苏、浙江做对了什么?山东又错过了什么?

发端于美国的次贷危机愈演愈烈,日益开放的中国面对来势汹汹的金融危机匆忙应对,地处开放最前沿的广东、毗邻日韩的山东更是首当其冲,在危机的漩涡中,两地采取的应对策略在实践中成色如何愈发分明。

广东一大批中小企业从改革开放初期“三来一补”业务发展而来,凭借廉价劳动力获得比较优势,在出口突然下滑后无力应对,一时哀鸿遍野。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提出了“双转移”和“腾笼换鸟”战略,培育“吃得少、产蛋多、飞得远”的“好鸟”,中小企业似乎成了广东“最不受欢迎”的“坏鸟”。

在“稳定”作为我国最底层政策设计的观念中,这种看似不管企业死活,置工人失业于不顾的做法被群起而攻之,有人讥讽说“腾笼换鸟、鸟去笼空”,《人民日报》甚至刊发了一篇题为“扩大就业须善待中小企业”的时评直指“腾笼换鸟”的粗暴。但《南方日报》随即“还击”,称“中小企业永远是广东的座上宾,倒闭的中小企业是落后生产力”。

改革开放初期,这种南北媒体唱反调颇为常见,但在改革开放形成共识的30年后类似舆论对峙已十分罕见,可见面对危机的社会割裂之明显。

面对舆论的讨伐和金融海啸冲击,汪洋和广东省委省政府没有打算退让,立场一直相当坚定,持续推进“腾笼换鸟”,中小企业的存亡、大批农民工失业等考量居次。

国家和地方政策的博弈源于双方高度和统筹区域不同,单纯的评价是非对错有莽撞之嫌。虽然广东的强劲手段一时没有获得中央的正面支持,但是中央的宽容也给了“新鸟”丰满羽翼的空间,没有凭借权威把幼鸟扼杀。在保持底线和维护核心的基础上给予地方发展经济最大的探索权,这是改革开放以来重大的政治收获之一。

然而,令人扼腕的是敢于叫板《人民日报》的南方报系在互联网的狂潮中日益衰落,20年前那句“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依然在耳边嗡嗡作响。

离北京更近的山东,在金融危机中迅速推出了以保增长为目标的21条政策措施,祭出1.6万亿的投资计划。省政府成立专门三大指挥部应对危机,工业经济运行指挥部就是其中之一,这个集中了40个部门工作人员的临时机构日夜不停地运转,对重点产品、重点企业、重点技改项目、重大节能项目、大型商场十天调度一次,对煤电油运情况每天进行调度。

指挥部以期通过能源的实际耗用变动来掌握经济运行的蛛丝马迹,单纯的统计数字已经无法满足当局对经济形势的判断。

指挥部在了解到户中小企业和户大型骨干企业急需流动资金时,他们立即组织企业与金融机构对接,仅用20天就落实流动资金39亿元、贸易融资和票据贴现等其他形式信贷42.3亿元,及时解决了个别企业出现的资金链风险问题,稳定了企业的生产经营。

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一大批银行贷款在政府的背书下注入企业,山东的“保鸟”策略让无数企业侥幸续命。

这样的举措不可谓不有力和迅速,甚至副省长在全省大会上亲自为“魏桥倒闭”的传闻辟谣说:“山东魏桥创业集团16万名职工无一人下岗,其中有14万名是农民工”,这些数字背后是16万个家庭的生计和稳定,他们的工作不单单是生活需要更是政府的政治任务。

实际上,金融危机中魏桥确无破产之虞,在短暂受挫后重拾快速发展之路,年进入高精铝板带箔、新材料领域;年甚至进入了采矿领域,其在非洲几内亚开采的第一船18万吨铝土矿石在年冬抵达山东,年销售收入达到亿。

同样位于一个小县城(临沂临沭县)的山东常林集团更是逆势而上,投资26亿元,设立中川液压公司建设国内最大的机械动力流高端产品项目,引进世界顶尖设备,该项目因核心技术的突破被列入“国家火炬计划”和“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常林在管理上更是大手笔投入,引进曾在博世力士乐公司任职的钟默担任总裁,力推改革。

危机中,以白色家电闻名的青岛企业因“家电下乡”政策获益匪浅,据媒体报道,该政策实施一年,海尔仅此一项就实现了超过亿元的销售额,同时,成功扩大了销售网络,成立了10年之久的“日日顺”物流发展壮大,在香港成功上市。

对于“家电下乡”,擅长写文章的企业家黄鸣态度一直复杂而多变。年,黄鸣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呼吁,将太阳能纳入“家电下乡”之列,试图借助政策提高市场占有率,但不久由于坚持“高价”商业模式被迫退出,并为此,他写下万言书力谏“下乡谨慎而为”。

时间证明了黄鸣的远见,随着政策深入实施,实际操作与制定者的初衷偏差越来越大,批评意见越来越多,在坚持了6年后决定退出江湖。

就在山东“家电下乡”政策结束前2个多月,省商务厅发布公告称将取消家填报虚假信息销售网点、家无销售纪录网点的“家电下乡”销售资格,被取消的销售网点中,不乏知名企业,获益匪浅的海尔旗下日日顺电器,皇明太阳能也名列其中。

关于黄鸣的故事,9年后,随着黄鸣文章日益犀利而高潮迭起。此时,一个人在高潮中走向谢幕,那就是风光一时的顾雏军,顾在年终审宣判获刑十年,这一切源于5年前面对“国退民进”的质疑拍案而起的冲动,他的对手是出生于台湾的经济学家郎咸平,祖籍山东潍坊。

这样的乡土之谊并没有让郎咸平放过山东企业,在将矛头对准顾雏军的格林柯尔前,他首先炮轰的是海尔,以“四问”的形式,质疑海尔正进行着“曲线MBO”,与顾雏军针锋相对不同的是,海尔仅仅一句“郎先生发表的文章是以‘海尔是国有企业’为前提的,众所周知,海尔不是国有企业”作为回应,苦无对手的郎咸平遇到了暴跳如雷的顾雏军。

面对危机,张瑞敏的沉着应对与顾雏军的针锋相对,二者高低判若云泥,后来者聪明人以此为鉴,不服者重蹈覆辙。

海尔集团年实现全球营业额亿元人民币,同期华为的销售收入是亿,而就在6年前还不及海尔二分之一。

5年前,没有被马化腾说服的张瑞敏提出了:“海尔不是要成为一家跨国公司,而是要成为一家真正的互联网公司。”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海尔内部组织体系、管理理论创新从未停止,人单合一、小微创业等变革推陈出新,毕竟这是海尔最擅长的。

与海尔同城的“五朵金花”,除海尔外,海信集团旗下海信广场正在全国遍地开花,双星集团主业从做鞋转向为汽车做鞋,并成为山东唯一一家上市轮胎企业,从年开始二次创业澳柯玛进军电动车等行业,前几年大规模收购的青岛啤酒此时展开第二轮的快速扩张。

此时,远在浙江杭州的阿里巴巴刚刚度过10岁生日,其旗下的阿里云计算刚刚成立,在未来几年,阿里巴巴开展了收购、拆分、香港私有化等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此时的马云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与郎咸平批判“国退民进”相呼应的是,此时的山东正在大力推进国有企业重组整合,先后组建了山东钢铁集团、山东重工集团、山东海洋投资公司、山东海运公司、泰山财产保险公司等。

山钢集团甫一成立就以雷霆手段兼并了日照钢铁,消息传出后,全国媒体和专家用脚投票,称其“实乃霸王硬上弓”,多数为此抱不平的专家认为,山东省国资委不应该让民营钢企感到心灰意冷,而济南的压力被称“每一小时都在增加”。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早已淡忘了政府的强势与杜双华的无奈,但资本不会忘记。

距离日钢不足1小时车程的晨曦集团此时正踌躇满志,在邵仲毅的指挥下进入了一段急速扩张期,年投资37亿元用于莒县县域十大项目建设,在西双版纳、陕西、江苏、青岛、临沂等地投资了30多亿元的建设项目,根据邵仲毅的预期,这些项目将在两三年内全部建成投产,“届时等于再造一个晨曦集团,使销售收入过千亿,上缴税金突破亿,跻身全国企业强”。

山东重工集团的成立更是担负着振兴山东装备制造业的重任,主要领导悉数出席揭牌仪式对其寄予厚望。

山东重工的核心资产是潍柴动力,潍柴的快速发展始于借壳湘火炬,4年,德隆系崩盘,在争夺湘火炬斗争中,谭旭光连夜拜访鲁冠球,潍柴逆转万向,成功拿下湘火炬,成功借壳A股上市。此后,年,潍柴收购法国博杜安公司,年,潍柴再下两城,先是拿下全球最大的豪华游艇制造企业意大利法拉帝集团,紧接着又战略重组德国凯傲集团,年海外收入占比57%。

值得一提的是,德隆系的崩盘与郎咸平有极大关系,而德隆系的创始人唐万新曾在华东石油学院(山东东营,现为中国石油大学)工业经济系就读,一年半后退学。

唐万新曾求学过的东营拥有独特的油地军校四维共建模式,经济对油价涨跌极其敏感。8年曾经创下了美元/桶最高纪录的国际油价,在年跌至33.20美元/桶,受此影响一直盘踞全省纳税排行榜冠军的胜利油田逼近亏损边缘,依附于油田的一大批改制企业销售额下滑。与此同时,美国再次举起反倾销大棒,东营市两大支柱产业石油管和轮胎中招,数十家企业被波及。

就在山东大举推行“国进民退”时,与山东毗邻的江苏境内,苏州工业园区迎来了它开发建设十五周年庆典。这个工业园区一诞生就自带光环,它萌芽于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启动于年南巡讲话之后,15年的发展使其成为了全国工业园学习的典范。

商务部原部长陈德铭曾多年担任苏州工业园区工委书记,后来他谈起苏州工业园的成功经验说,当年新加坡和中国的合作中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苏州所有乡一级以上干部,江苏省各部门、中央各部门有关该项目的干部,全部到新加坡去培训。

人是干事创业的最关键变量。

年,蔚为壮观的南山大佛正式对外开放,这一年,她的投资建设者宋作文家族被山东当地媒体评为“山东首富”。

坐落于北京月坛南街38号的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是我国数以万亿计的投资项目的审批和审核权力机构,刘铁男在这个单位工作了将近30年的时间,从02年到12年他的事业逐步进入到巅峰状态。

此时,山大毕业的宁高宁正带领中粮集团四处出击锐不可当,自称放牛娃的他降服蒙牛,年当选中国经济十年商业领袖,业内称之为资本运作的高手。宁高宁出生于山东滨州,先后执掌过华润、中粮、中化等国企。

村支部书记出身的朱新礼,刚从德隆系崩盘危机中全身而退,打算把一手创办汇源集团当猪一样卖掉,但是政府否定了这一计划。

这十年间,虽然颇受金融危机影响,但是山东总体经济活跃度依然高涨,无论是村镇企业还是国内外知名企业,在危机中他们想抓住政府放宽融资的机会快速扩张,在寒冬到来前攒够足够的粮食,也想攒够与政府谈判的筹码。

然而在“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得手”角力中,究竟谁能够坚持到最后?

年前,英国诗人雪莱写下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然而,我们正在经历最漫长的深秋。

年一位连续三年没有回山东老家过年的记者,在南方的艳阳里写下一篇文章在家乡掀起了巨大波澜,他因此成为家乡人眼中的仇人,县委书记甚至在全县干部大会上,脱稿斥责其“恩将仇报”。

这名记者的名字叫柴会群,他的家乡叫邹平,他的那篇文章题目叫《高利贷狂潮中的“成功者”样本——非活不可》,刊发的媒体是《南方周末》,斥责他的时任县委书记叫王传民。

“众叛亲离”的柴会群在年继续推出《血债——山东邹平“高利贷”命案调查》,更露骨地揭开了邹平民间高利贷的黑幕,把业界享有“民间借贷,全国县级城市看邹平”评价的小县城推上了风头浪尖。

内情我们且不去详述,但相关人员未来结局颇有意味。年柴会群被评为南方报业年度记者,3年后因医疗虚假报道被判败诉,败给了现在赫赫有名的王局——王志安。年曾斥责柴会群的县委书记王传民在山东省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任上被查,其前任刘士合不久后亦被调查。

邹平本来是默默无闻的小县,远离其所属滨州市区,离省城济南更近。20世纪30年代国学大师梁漱溟先生在这里进行乡村建设运动,后因日军侵华中断,其执意身后埋骨于此。70年后,民办教师出身的刘士合担任县委书记,在刘主政期间,奠定了“邹平模式”的工业基础,使这座县城日后拥有了世界五百强魏桥集团等9家上市公司,成为山东第一。

刘士合治下的邹平,可谓“无政不商,无商不政”。全县的党政干部都要围绕企业为中心,政府密切介入企业扶植中,甚至直接进入企业肌体内部。县里根据企业纳税额论资排辈,交税越多,企业家在县里的地位也就越显赫。

一位退休的政府工作人员透露说,邹平县每年都会召开经济工作会议,第一个发言的企业家必是张士平,“不用多说,张总只要很平淡的说出今年又交了几十亿的税,我们坐在下面的人都会心中一凛,那可是县里税收的一半,很震撼。”

其后继任者承袭了这一战略,被认为“利于保持发展思路和政策的稳定”。但刘士合及王传民沿袭的发展方式,带有强烈创业初期的草莽习性,模糊的政商关系极易为腐败埋下祸端,年王刘的纷纷落马印证了这一判断。

在全国百强县排行榜中,山东一直位列第二。县级区域经济的发达离不开众多大中型企业支撑,而这些企业的快速崛起无不与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有关。他们大多属于纺织、钢铁、轮胎、造纸、石化、有色金属等重工业,这些传统行业多是高耗能、高污染、劳动密集型产业,看似不需很多高科技核心技术也能运转,在沿海大城市并非优势产业,但在资源丰富、劳动力相对低廉的农村还能施展开拳脚,而市场需求也大得惊人。

但早期由于缺乏法律和制度上规范,政府角色的定位模糊,合法与非法的界限不清晰,为后面执政者与企业家的命运埋下了暗雷,历史的原罪永远无法功过相抵。

柴会群报道邹平高利贷案时,情况已十分严重,到年,聊城辱母案更令山东高利贷乱相为全国普通民众所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